大发游戏计划CTRL+D收藏本站    您好!欢迎来到doskiwo.com

首页 > 大发游戏计划 >  正文

大发游戏计划:廣東省廣州市中院作出終審判決:瑞華廣東所敗訴

本文由:赖蔚落 编辑 2019年09月16日 15:06 科技前沿488 ℃

【漠河下雪】

(四)黃印能起訴的經營利潤期間為2010年1月1日-2012年6月30日﹡。而其中2010年12月31日前◇∵↑,國富廣東所已經進行了清算△。黃印能已經按照清算結果領取了相關權益⌒﹡,不應再重新主張□。根據黃印能提交的證據4清算方案及其補充協議和債務承擔協議書、證據18清算損益表等♂,該國富廣東所已經在2011年7月8日進行清算□♂π,已經就國富廣東所成立至2010年12月31日止的利潤等可供分配的股東權益進行清算以及分配☆∟。故⊿┊⊿,黃印能提起訴訟要求再行分配2010年12月31日前股東權益分配沒有任何依據⌒。也就是說∟,國富廣東所至2010年12月31日已清算完畢♂﹡,各股東已經達成清算方案進行分配﹡⊿,且已經按照清算分配完畢♀〇,無需另行處理↑∴◇。

大发游戏计划

在本案中⊿,黃印能為證明其與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曾就黃印能在國富廣東所轉製為國富廣東所(合)后的安排及權益分配的明確約定?,提交了國富會計所(合)合伙人王曉鵬郵箱在2012年4月11日收到的∵∴,由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員工左海霞郵箱發送的主題為「國浩首字〔2012〕第21號關於印發國富廣東所運行管理《會議紀要》的通知」的郵件△♂,以及王曉鵬郵箱在2012年4月13日收到的⊿,由瑞華廣東所(合)員工左海霞郵箱發送的主題為「國浩首字〔2012〕第24號關於規範國富廣東所運行的管理辦法」的郵件各一份♂π∵。該兩份郵件內容均顯示「請各管理合伙人查收郵件⌒♂⊿。綜合管理部」♂☆∵,並附有與主題名稱相同的附件文件各一份⊙♂。此兩份郵件附件的打印件均有瑞華廣東所(合)管理合伙人王曉鵬的親筆簽名⌒▽▽,並經過江蘇杜宏律師事務所見證並出具《律師見證書》▽□。其中?,國浩首字〔2012〕第21號《關於印發國富廣東所運行管理〈會議紀要〉的通知》文件中載明:「會議決定⊙,自2012年5月1日起﹡?,黃印能同志離崗退休π。黃印能同志離崗退休后∵,根據《轉制方案》、《合夥協議》和相關管理制度規定∟π⌒,按照其在有限制下分所清算時所享有權益比例在今後的『存量返還』利潤中享受利益分配⊙。分所財務管理部門在日常計劃利潤返還撥款中⊙∟,將黃印能同志應當享受的『存量返還』利潤預留下來↑△,年終一次性支付給黃印能同志♂┊﹡。黃印能同志在有限制下分所清算(截至2010年12月31日止)的權益比例為30.78%♂┊♂。參加會議的有:黃家明、張琪娜、何曉娟、秦燕臨、陳某」☆。國浩首字〔2012〕第24號《關於印發〈關於規範廣東分所運行的管理辦法〉的通知》文件中載明:「二、客戶資源管理(一)1.老客戶老業務的分配↑┊,根據2011年1月23日各合夥有簽署的《會議紀要》對「確定各業務合伙人團隊」及「確定存量業務分配原則」?□,做出的約定⊙,按照既定業務分配方案執行⊙▽。在此基礎上┊,結合分所2011年年報審計的實際情況▽﹡☆,對於分所現有的老客戶資源⊿,各伙人以2011年年度審計報告簽字為依據劃分老客戶資源♀﹡△,並保持現狀〇。…(二)1.分所合伙人團隊自行拓展的新客戶新業務∵∟,按照「誰拓展的業務♀⊿,由誰安排制」的原則進行管理▽⊿⊿。六、有限公司分所清算◇,(一)分所所長負責督辦有限公司體制下⊿,分所截至2010年12月31日止已經確定的清算方案兌現工作〇,組織合伙人及原股東根據已經確定的清算方案﹡,協商確定清算兌現時間表和組織實施〇,根據總所要求及時完成有限公司分所的工商、稅務註銷登記;(二)各合伙人應當儘快歸還已佔用的有限公司分所資金π◇,儘早啟動和完成有限公司分所的清算;(四)為了兼顧老股東對分所平台的貢獻π♀,根據《轉制方案》和股東約定▽⌒,按照在有限制分所清算時所享有權益比例在今後的『存量返還』利潤中享受利益分配∴☆□。分所計財部應在計劃利潤撥款中☆⌒,將股東的『存量返還』利潤預留下來△◇◇,年終一次性支付給老股東」♂⊙?。黃印能並提交王曉鵬接受律師詢問的《詢問筆錄》┊〇↑,王曉鵬在該筆錄中稱∵∵,其為國富會計所的董事長﹡∴⊙,國富會計所(合)的管理合伙人↑,現為國富會計所(合)的合伙人﹡?,國富會計所(合)向其提供的工作郵箱⌒☆,用於與國富會計所進行工作聯繫及接收郵件、通知等;其知悉國浩首字〔2012〕第21號、國浩首字〔2012〕第24號文件的存在↑◇π,上述兩份文件系由國富會計所(合)通過電子郵件的方式發送到上述工作郵箱⊙♀﹡。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對該部分證據認為《律師見證書》未對附件文件內容作任何實質性審查∴□⊿,不對其文件的真實性負責⊙,故真實性、合法性及關聯性均不予確認π♀☆。

在本案中♂,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提交了國浩首字〔2012〕第21號《關於印發國富廣東所運行管理〈會議紀要〉的通知》及國浩首字〔2012〕第24號《關於印發〈關於規範國富廣東所運行的管理辦法〉的通知》兩份文件↑∟,稱該兩份文件與黃印能提供的兩份同名文件是同一天發生的同一件事♀♂,但內容不一致?∵☆,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提供的文件才是最終版本♂?□。黃印能對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該部分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及關聯性不予認可♂﹡,認為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提交的《關於印發國富廣東所運行管理〈會議紀要〉的通知》是經過了變動⊿↑⌒,將原本的會議紀要第4段內容「會議決定〇,自2012年5月1日起☆〇,黃印能同志離崗退休﹡∴。黃印能同志離崗退休后π┊,根據《轉制方案》、《合夥協議》和相關管理制度規定□↑♂,按照其在有限制下分所清算時所享有權益比例在今後的『存量返還』利潤中享受利益分配◇∴⌒。分所財務管理部門在日常計劃利潤返還撥款中⊙,將黃印能同志應當享受的『存量返還』利潤預留下來∴,年終一次性支付給黃印能同志□⊿。黃印能同志在有限制下分所清算(截至2010年12月31日止)的權益比例為30.78%」刪除了△♂⊿,而增加了「會議召開前∵⊙,應黃印能、張琪娜的請求△∟,與會人員聽取了原有限制下分所清算時相關情況說明☆,以及黃印能提出的其在原有限制下分所30.78%權益以及利益分配請求∵☆△。與會人員一致建議相關處理原則和途徑應由原有限制下分所的清算組依公司法的清算規則進行﹡,總所可以協調但不能干預┊◇↑。其中∵⌒,對存在爭議的有限制下分所的『存量業務』基數的確定由相關業務人員協商確定」♂♂↑。經審查┊∟,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提交的國浩首字〔2012〕第24號《關於印發〈關於規範廣東分所運行的管理辦法〉的通知》相對於黃印能提交的國浩首字〔2012〕第24號《關於印發〈關於規範國富廣東所運行的管理辦法〉的通知》▽,少了「六、有限公司分所清算」一整段的內容♀⌒。另外♂⊿,黃印能與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分別提供的上述國浩首字〔2012〕第24號文件中均記載「分所財務管理∵。按照總所統一管理、預算控制、分級考核、集中核算的一體化財務管理要求?⊙,分所作為財務管理和報賬制平台♀,必須嚴格執行總所《財務管理制度》;分所財務部門在合伙人完成2011年年初業務分配的基礎上〇?∟,應當儘快編製2011年財務決算∟∵♀,確定盈虧和資金占用金額◇〇,向分所合伙人進行通報」∟。

綜上π♂,瑞華廣東所(合)應當向黃印能支付存量返還利潤69288.24元⊿♂π,並自黃印能起訴之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標準計付利息⊙。瑞華廣東所(合)是瑞華會計所(合)領有營業執照的分支機構▽┊,瑞華會計所(合)應當就其該分支機構的債務承擔補充清償責任〇□┊。

大发游戏计划

(三)本案基本事實經過為:黃印能曾為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改制前的有限公司制度下的廣東分所即國富廣東所合伙人☆⊙⊙,后改製為特殊普通合夥制度下的國富廣東所(合)♀⊿∵。改制開始時間在2010年⊿↑,2010年9月28日國富會計所發佈《特殊普通合夥組織形式轉制方案》♂,決定將公司制度轉製為特殊普通合夥制度┊﹡┊。2011年1月23日國富廣東所合伙人形成《會議紀要》⊿◇,該會議紀要內容有:確定各業務合伙人團隊;確定業務存量分配原則⊿◇﹡。2011年5月26日達成清算有限分所的《會議紀要》並成立清算組;2011年7月8日國富廣東所各合伙人達成清算方案補充協議﹡♂∵。2011年10月19日國富廣東所(合)成立↑♂。由於存在過渡期π∟☆,國富廣東所在2012年11月2日註銷□♂⊿。2012年4月9日總部《會議紀要》(21號文)會議決定:2012年5月1日起黃印能離崗退休▽☆,離崗退休后┊◇△,根據《轉制方案》和《合伙人協議》和相關管理制度規定∵,按照其在有限制下分所清算時享有權益比例(30.78%)在今後的「存量返還」利潤中享受利益分配♀?。黃印能2012年5月1日退休∴?。黃印能因此提起本案訴訟↑,要求支付其經營利潤(2010年全年、2011年全年、2012年6月30日前)┊。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認為↑□,無需支付黃印能經營利潤△∴♀,理由:1.黃印能要求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向支付其經營利潤沒有依據:黃印能提起本案的主要依據為:(1)21號文《會議紀要》﹡。對此﹡,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認為:首先?〇,總部並無權作出該《會議紀要》〇,該文件存在互相矛盾問題♀。如果黃印能如其訴狀所說♀♀,是當時的「廣東分所股東」□▽,那麼△▽,作為總所的國富會計所也無權就分所股東之間的利益分配作出類似決議性質的「會議紀要」♂〇,無權直接處分分所股東之間的利益?。如果國富會計所有權處分分所的利益↑◇,是不是意味着分所僅僅是總所的分支機構☆◇⊙,也就不存在分所股東一說了△☆。因此即便該文件是真實的↑♂☆,也是越權的、無效的文件♂↑∟。其次△♀,該《會議紀要》明確了黃印能只能享受「存量返還」部分利潤分配∟〇☆,而不是享有全部經營利潤的分配∵◇□。一個退休幹部〇∟,就分配走整個經營利潤的30.78%□,這是不可能的▽,且會計師事務所的性質不同於一般企業◇,其經營利潤屬於各個合伙人團隊◇ππ,大部分的利潤均直接由各合伙人團隊享有◇▽π。同理△♀,如果作為第三人的張琪娜(權益比例為23.08%)、何曉娟(權益比例為15.38%)、秦燕臨(權益比例為15.38%)、曾紅源(權益比例為15.38%)♂♂,是不是也可以在退休時主張各自權益比例◇〇?如此一來?,整個瑞華廣東所(合)的全部利潤就可以由黃印能與四位第三人分配完畢♂⊿?那其他合伙人呢□□♀?再者┊∴,根據黃印能申請一審法院調查取證而提交的證據《說明》△,該《說明》有黃印能及張琪娜簽名﹡☆∵,日期為2014年11月15日◇π。以及黃印能收取該6萬元的收據☆⌒∴。也證明了黃印能已於2014年11月15日取回在國富廣東所的投資∴♀。(2)《關於規範國富廣東所運行的管理辦法》(24號文)◇☆。該管理辦法第3頁關於老客戶老業務的分配中♂☆,提及根據2011年1月23日各合伙人簽署的《會議紀要》∵♀,對「確定各業務合伙人團隊」及「確定存量業務分配原則」作出約定;該報告第7頁「分所計財部應在計劃利潤撥款中↑?,將股東的「存量返還」利潤預留下來◇,年終一次性支付給老股東」♂↑。即便是根據上述《辦法》⊙,也至多是在「存量返還」範圍內給予一定利潤給老股東△,該利潤是限定在「存量返還」的利潤範圍中而不是全部利潤中♀△。且⊙,該《辦法》也明確了存量界定的依據是2011年1月23日《會議紀要》﹡。(3)《轉制方案》☆△∴,該轉制方案第30頁利潤分配設定為10%用於合伙人的利潤分配△┊⌒。第34頁「按照『核定基數、存量返還、增量統配『原則確定過渡辦法﹡∟。具體辦法是▽♀♂,以核定的相關專業公司的業務收入作為存量﹡,以轉制后增加的業務收入作為增量〇┊。」♂♂。該《轉制方案》並沒有規定何為存量↑。該《轉制方案》所稱的「存量」是按照「核定基數↑。以核定的相關專業公司的業務收入作為存量﹡↑,以轉制后增加的業務收入作為增量┊π。」﹡,也就是說π,該《轉制方案》對於如何界定存量是需要另行核定的↑↑∵。絕不是指全部業務收入⌒⊙。綜上π⊿,黃印能的全部證據☆,均不能支持其按照全部利潤獲取利潤分配的要求⊙♀□。2.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提交的證據足以支持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的觀點┊,即黃印能不能在全部利潤中享有利潤分配權益☆▽∴,至多隻能在「存量返還」範圍內▽﹡☆,享有一定比例利潤分配π〇。而該存量的相關利潤已經由黃印能妻子陳某接收﹡,黃印能不能再享有任何權益♂?⊿。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提交的證據有:(1)2011年1月23日的《會議紀要》﹡⊙,該會議紀要內容有:確定各業務合伙人團隊;確定業務存量分配原則;且明確記載了各合伙人的業務存量分配↑﹡,其中「白天鵝」業務以及會計服務業務歸屬於陳某π。陳某原本並非國富廣東所合伙人∴☆⊿,正是由於黃印能退休△,其業務由其妻子陳某接手並成為業務合伙人◇。(2)合伙人事務管理部2011年11月15日《關於對國富廣東所合伙人張琪娜、秦燕臨來函的復函》♂,根據該復函﹡┊▽,總部合伙人事務管理部認為:「2011年1月23日的《會議紀要》┊♀♂,其中對於「確定各合伙人團隊」、「確定存量業務分配」已作出了明確約定?⊙∵,並由張琪娜、秦燕臨、陳某、何曉娟四人簽字確認◇☆,為各方真實意思表現□∟,其內容真實合法⌒☆,具有法律效力?π。」即☆▽,總部再次確定□,存量業務範圍應該由2011年1月23日的《會議紀要》確認∟﹡,21號應屬無效▽♀。退一步講♂↑,即使是按照21號文┊∵◇,黃印能也無權主張按照國富廣東所的全部利潤為基數來享有權益┊〇。根據目前現有的全部證據∟,均指向黃印能至多有權在「存量返還」範圍內享有一定比例的權益⊙∵♀。而該「存量」範圍的界定□□,已有明確的2011年1月23日《會議紀要》進行界定⊿⌒↑。故◇,存量不能超出該範圍◇↑。且♂,黃印能退休之後☆π◇,其業務已由其妻子陳某接手∴⊙⊙,並已享有相應的權益▽,黃印能本人不能再享有相應的權益⊙π♂。雖然黃印能不認為其存量轉由其妻子陳某接手?,但是從2011年1月23日會議紀要可以看出▽﹡〇,參加會議的人是有黃印能的♂⊿▽,而簽名就只有其妻子π♂?,說明已經由其妻子承接∵,而且?⌒♀,如果不是承接◇,那麼在列表中的全部業務為什麼沒有黃印能的任何業務(只有其妻子陳某的業務)∵⊙┊,難道黃印能本人毫無業務﹡↑△?明顯可以看出黃印能的業務是由陳某接手了⊙〇,結合德永會計所的審計報告⊿∟⊿,陳某也確實享有了經費比重高達73.82%(由於行業特點∵♂,會計師事務合伙人領取利潤使用了經費報銷)⊿π。因此♂∴,一審判決的認定是正確的∵?。黃印能的存量業務已全部由其妻子陳某接手π∟◇。

大发游戏计划

在本案中?,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提供了《國富廣東所企業註銷稅務登記稅款清算鑒證報告》[東查字(2012)第154號]⊙〇△,認為公司制下的國富廣東所與黃印能沒有投資與被投資的法律關係□,而且現已註銷↑,對註銷后公司制下國富廣東所的資產沒有法律的規定及協議的約定∴∴,由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承擔↑∴,所以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的設立與黃印能和公司制下的國富會計所及國富廣東所沒有關聯∴∵。該鑒證報告記載:2010年全年計稅收入10784541.75元、2011年全年計稅收入15566499.25元、2012年1月-6月計稅收入118000元△。該鑒證報告附件:國富廣東所2010年12月31日《資產負債表》記載未分配利潤為2085.03元?□,2011年12月31日《資產負債表》記載未分配利潤為569192.25元♀,2012年6月30日《資產負債表》記載未分配利潤為54350.51元⌒。該鑒證報告「其他事項說明」部分記載:「本報告僅提供給貴單位用於歇業之用;貴單位2012年6月30日資產負債表科目餘額事項待辦理工商、稅務註銷相關手續後由貴單位轉制承接的公司國富廣東所(合)承接」□△□。

關於黃印能對審計報告提出的上訴意見↑⊿。對此⊙,審計報告經審計核算出國富廣東所、國富廣東所(合)在審計期間的營業收入和利潤♂﹡﹡,現並無證據足以推翻該部分內容◇∵↑,故本院二審對該部分內容予以採信△π。關於審計期間是否完整┊,對此∟⌒⊿,國富廣東所於2010年2月8日成立π?∴,國富廣東所(合)於2011年10月19日成立♂∟〇,故審計報告載明接收到國富廣東所2010年3月起、國富廣東所(合)2011年11月起的賬目△♀▽,並不違反經營常理⊿▽△。黃印能對審計報告提出的其他意見?π?,不影響本案處理△♀。

(八)一審法院審判程序嚴重錯誤┊⊿⊙,剝奪了黃印能的訴訟權利┊〇△。1.審計目標、審計期間均未徵得黃印能的同意♀⌒△,僅按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的申請〇↑♂,程序顯失公平☆〇。2.一審判決剝奪了黃印能訴訟權利?⊿,程序違法π☆。一審開庭結束后♂,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又於2018年12月18日將經過篡改剪裁的52張財務憑證複印件作為證據向一審法院提交◇▽﹡,一審法院於2018年12月21日將上述證據複印件送達給了黃印能ππ,但一審法院在尚未對該證據進行質證的情況下於三日後的2018年12月25日作出了一審判決⌒△。嚴重剝奪了黃印能訴權∟┊,程序違法♂⊙。一審判決22頁:「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提供了52份統計憑證π▽,確定相應的報銷單據剪裁僅屬於負責人簽名一欄進行⊿,而非對於內容進行」的認定沒有任何事實依據⊙∴♂,該證據未經質證▽∵π,黃印能從未見過該證據原件⊿,而僅從複印件來看↑,負責人處有「郭群」字樣的簽名△♀?,並非一審判決所認定的負責人簽名被剪裁♂◇⊿。3.一審判決遺漏重要證據☆。黃印能於2018年10月10日年向一審法院提交了《原告補充提交證據清單及說明》∴,系2010年度、2011年度、2013年度、2014年度廣東省會計師事務所綜合評價前百名信息┊﹡,該證據系廣東省註冊會計師協會官網公示♀◇,2018年12月14日一審二次庭審時已經過質證程序⌒?,但一審判決卻未予任何記錄和評判∴◇,遺漏了重要證據▽〇◇。

大发游戏计划

在本案中☆,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提供了52份統計憑證π?↑,確定相應的報銷單據剪裁僅屬於負責人簽名一欄進行π∵,而非對於內容進行♂﹡。

大发游戏计划

判決書原文如下:上訴人黃印能因與被上訴人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以下簡稱瑞華會計所(合)]、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廣東分所[以下簡稱瑞華廣東所(合)]⊿?,原審第三人張琪娜、曾紅源、秦燕臨、何曉娟侵害企業出資人權益糾紛一案☆↑♂,不服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2017)粵0106民初7792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於2019年4月3日立案后〇♂⊿,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四、駁回上訴人黃印能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大发游戏计划

2010年9月28日的《國富會計所(合)伙組織形式轉制方案》明確△,「相關專業公司的利潤分配過渡辦法:根據各相關專業公司收入及利益格局不平衡的實際◇∵◇,為了維護既得利益∴?﹡,確保轉制平穩順利∟〇,按照『核定基數、存量返還、增量統配』原則確定過渡辦法」∴▽,更明確「具體辦法是∟﹡∵,以核定的相關專業公司的業務收入作為存量◇,以轉制后增加的業務收入作為增量▽△,年終進行存量、增量利潤分割□,即返還給各專業公司的存量利潤按原有分配辦法分配π,增量利潤在10%以內作為自然增長仍然返還給各專業公司↑∴,10%以上部分按照出資比例在事務所和相關專業公司之間進行分成」∵。上述方案明確存量利潤按原有分配方案予以分配?,而增量業務則按比例分配處理∟□∵,足以反映存量的定義和事務所與相關專業公司的分成比例∴,故上述方案並不適用事務所內部合伙人的比例分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〇♀。

黃印能上訴請求:1.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支持黃印能一審訴訟請求;2.一、二審訴訟費用(包括案件受理費、保全費和審計費)全部由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承擔⊙☆┊。事實與理由:(一)廣州德永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永會計所)錯誤地將國富浩華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廣東分所(以下簡稱國富廣東所)的改制清算審計↑┊♀,當成持續經營利潤審計∴◇,得出錯誤的審計結果♂⌒,誤導一審法院↑,造成判決認定事實不清⊿◇,作出了錯誤的判決⊿♀。1.「存量」〇∵,顧名思義是指過去發生的相對於之後的一個考核、比較的數量指標┊。通常是指某個轉折時點前期的經濟體量∴﹡∴,如資產、收入、利潤等♂,本案中的「存量」在《改制方案》中已明確界定為改制時點前一年度的業務收入總量;改制前國富廣東所的存量是指改制基準日(2011年1月1日)前一個年度(2010年度)的業務收入總額⊙,是相對於改制后合夥分所的年度業務收入的一個考核指標┊♂。2.德永會計所將一個公司因整體改制進行的清算π〇,錯誤地認為是持續經營中的利潤審計π∵,從而混淆這兩個不同性質的審計情況□♂⊿,給國富廣東所經營終止的清算⌒∴♀,創造出一個「存量利潤」的新概念出具報告?,明顯依據不足⌒。國富廣東所是因整體改制而終止清算π▽♀,應對國富廣東所整個存續期間進行審計□,出具「清算審計報告」﹡⊿∴,審計的清算結果只能是國富廣東所的凈損益(即利潤或虧損)☆♀⌒,而「存量利潤」這一概念只適用於持續經營的機構(合夥分所)♀◇◇,不適用進入清算的國富廣東所〇。3.企業清算利潤如何分配☆♂〇,應由企業的原股東按約定辦法進行∴⌒♂,而與改制后的利潤分配無關∴,這是一個會計專業公司應具備的最基本的業務常識﹡。遺憾的是德永會計所連這基本的常識都不具備┊⌒,在對國富廣東所進行審計時┊〇♀,無視國富廣東所是整體改制而終止清算↑⌒△,無視國富廣東所全體股東已在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主持下籤訂的清算協議這些事實〇,在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未提供完整的會計資料情況下得出「國富廣東所存量利潤為204350.51元」的錯誤結論△,誤導一審法院┊⊿?,造成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作出了錯誤的判決〇⊿▽。

大发游戏计划

(二)本案焦點是黃印能能否獲得其退出「合夥」(黃印能在退出合夥時已經進行了清算⊙,並分配了相應的退出利潤)之後的「存量返還」利潤⊿,以及所謂「存量返還」中「存量」的界定♂∟。對此∵☆,一審法院的認定「存量」是按照新老客戶進行劃分的⌒☆,而黃印能的存量已經交由其妻子陳某承接♂⊿∟,其妻子已經獲取相應的利益△☆,故而不應再享有其他利潤↑☆。本案是經歷了一審、二審、發回重審⊿△⊿,再一審⊙♂♂,到現在的二審◇◇。在發回重審前的一審◇,該一審判決把瑞華廣東所(合)的全部預算的經營利潤直接按照30.78%的比例分給已退出合夥的黃印能∟☆,造成嚴重不公☆♂♂。作出已經退出合夥◇△,並且在退出時進行了清算⊙,分配了相應的利益↑⊙♀,在退出之後∵☆π,卻要分配走全部預算經營利潤的三分之一左右◇,試問♂┊♀,其他員工怎麼辦◇∵﹡?其他合伙人(本案第三人)如果也按照同等的理由(第三人與黃印能地位一致)就可以分配完畢瑞華廣東所(合)的全部經營利潤了▽△,那麼瑞華廣東所(合)其他合伙人呢□↑♀。瑞華會計所(合)在不斷擴大⊿,現有合伙人早已超出原合伙人♂◇⊙,這樣只會完全侵害其他全體合伙人以及全體員工的利益▽┊?。由於二審在發回重審時♂,二審法院提出需要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提出審計申請﹡π,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才根據要求提出審計申請〇。因此┊▽♂,在本案發回重審之後?┊,一審法院另組合議庭審理本案⊙,並進了審計◇∴﹡。由於審計的是內部財務事務⌒⊙♂,而審計期間的財務負責人就是黃印能∵,德永會計所也未能完全清晰┊π♂,故而?♂∟,對於該審計報告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也未完全認可□〇∵,並也提出了意見∴?┊,同樣♂∴,黃印能也提出了意見∴ππ,因此♀♂﹡,一審法院也並未完全採用該報告┊。但是☆◇,該報告對於存量的界定是提供了充分數據證實黃印能妻子陳某已經獲取的相應的利潤⊿⊿?。

綜上所述↑♂﹡,一審判決認定事實部分不清□♀♂,適用法律部分不當〇,本院予以糾正△▽。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對於上述『存量返還』利潤中享受利益分配┊▽◇,各方存在爭議♀☆◇,黃印能認為應以全部收入作為存量◇∴π,而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則認為應以黃印能的取得的項目作為存量?△。對此對於該『存量返還』利潤中享受利益分配的理解⊙?,依照等價有償、公平合理的原則予以判定該存量的定義∵♂。另據「國浩首字〔2012〕第24號《關於印發〈關於規範國富廣東所運行的管理辦法〉的通知》」內容也反映了對於新老客戶有劃分或明確?◇﹡,從此也可反映該存量的定義為黃印能自行拓展或現有的客戶資源▽,而對於其他合伙人自行拓展或新拓展的業務由各合夥自行負責並享有權利⊿∟,並不屬於該存量返還的利潤總和↑⊿。對於黃印能在廣東所的老客戶老業務⊙∵,其在參与2011年1月23日會議時已予以明確♂,黃印能不再享有老客戶老業務的具體分配♂,而歸入其妻子陳某所拓展的項目當中♂□⊙,由陳某替代黃印能利潤取得π﹡┊。且從上述審計報告當中也明確了歸屬於陳某的直接經費收入比重為73.82%☆,而各合伙人的平均比重僅43.03%♂▽△,該差額為30.79%⌒♂,故以此實現上述文件所確定的權益比例為30.78%」的返還◇〇⌒。黃印能並未提供證據推翻該老客戶老業務存量的確定π◇,其以國富會計所(合)總業務計收利潤所得不當〇♂,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2000年12月7日△⌒,國富會計所成立♀∟,法定代表人為楊劍濤△。2010年1月25日π┊,廣東省財政廳向國富會計公司作出粵財會〔2010〕2號《關於同意成立國富廣東所的通知》▽,其中:「三、擬擔任國富廣東所註冊會計師的刁雲濤、張琪娜、黃印能、曾紅源、秦燕臨、甘蘭慧6人π,接此批複后請按規定辦理有關手續」﹡。同年2月8日⌒,國富廣東所成立⌒?。在本案中黃印能為證明其為國富廣東所(合)的實際控制人ππ,提交了《股權轉讓備忘錄》及附件即2011年5月26日的《會議紀要》∵⊿。該《股權轉讓備忘錄》於2011年7月8日簽訂π∴◇,有黃印能、張琪娜、陳某(與黃印能夫妻關係)的簽名↑⌒↑,其中第一項「本備忘錄簽訂的背景」載明:「黃印能、張琪娜系國富廣東所的最大股東(設立時確定的股權結構為黃印能51.77%、張琪娜34.51%)┊↑⊿,因國富會計所轉製為特殊普通合夥事務所后〇⌒□,需要對國富廣東所進行清算」;附件《會議紀要》載明:2011年5月26日下午↑♂,首席合伙人、主任會計師楊劍濤在總部合伙人會議室召開會議┊↑↑,對廣東分所日常經營管理存在的問題與糾紛進行了研究和解決♂△▽,黃印能、張琪娜一致同意總部組成清算組對廣東分所及廣東分所相關專業公司進行清算;清算組進入廣東分所后⌒↑,廣東分所的日常經營管理由清算組全權負責;名譽管理合伙人黃印能⊙↑♂,廣東分所全體業務合伙人都應當支持清算組的工作□┊,參加會議人員簽名有楊劍濤、黃印能、張琪娜、黃家明π。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對《股權轉讓備忘錄》不予確認⊙?,對《會議紀要》表示需要核實△♂↑,並稱即使真實亦僅對黃印能的身份確認為「名譽管理合伙人」?⊿,黃印能並非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的合伙人或股東┊⌒△。

在本案中?♀,國富會計所(合)的合伙人陳某(與黃印能夫妻關係)作證:「我退休前是合伙人☆∟。總部起草了兩個文件┊↑,一個是國富廣東所運行(管理)辦法♀▽∵,另一個是會議紀要△。之後(文件)發到我在國富廣東所的郵箱里♂。我在2012年6月份退休⌒□,7月份批下來∴〇↑,之後我不再是合伙人⊙,上述郵箱也已經卸載了〇。黃印能提交的國浩首字〔2012〕第21號《關於印發國富廣東所運行管理〈會議紀要〉的通知》、國浩首字〔2012〕第24號《關於印發〈關於規範國富廣東所運行的管理辦法〉的通知》是真實的」▽♀□。

大发游戏计划

一、撤銷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2017)粵0106民初7792號民事判決;二、被上訴人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廣東分所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上訴人黃印能支付存量返還利潤69288.24元及利息(以69288.24元為本金∟⊙π,自2013年4月16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標準計至款項付清之日止);

大发游戏计划

另查明♀⌒,黃印能認為其訴請的經營利潤是按實際投資人的出資比例和根據預算管理辦法▽π☆,從2011年1月1日起開始□⊿,根據國富廣東所(合)2011年度、2012年度、2013年1月、2月的經營收入的10%進行核算┊∴↑。

在本案中☆⊙,黃印能提供國富會計所2010年10月16日的《一屆二次股東大會會議安排》、2010年9月28日的《國富會計所(合)組織形式轉制方案》▽∟♂。《一屆二次股東大會會議安排》記載:「二、討論通過《國富會計所(合)組織形式轉制方案》☆∴♂,四、討論通過關於國富會計所決定於2010年12月31日進行清算的議案」;《國富會計所(合)組織形式轉制方案》記載:「四、轉制後事務所的動作模式(四)利益分配管理↑⌒∵。1、財務一體化管理:(1)收入和支出的預算管理⊿﹡,合伙人及其業務團隊的全部業務收入款項必須存入總部指定的收入專戶◇∟,收入專戶由總部直接控制〇,總部按合伙人進行分戶核算▽,分所可以根據需要就地納稅、領用發票;(2)合伙人及其業務團隊開展業務所需的必要經費、員工薪酬支出△﹡,由總部根據年初確定的支出預算和薪酬標準在每月月初撥付至指定的銀行支出賬戶;(3)合伙人的成本、費用、利潤預算(具體辦法待轉制后調研測算並聽取合伙人意見后確定)〇∵,按照與收入的佔比進行預算控制□〇↑,①直接工資薪酬45%▽﹡▽,②直接業務費用10%〇♂﹡,③區域合伙人經費18%△,④稅費及風險金10%⌒,⑤共同費用5%⊿,⑥管理合伙人和業務合伙人薪酬10%⌒∴△,⑦利潤分配10%∴。六、相關專業公司管理(二)相關專業公司的利潤分配過渡辦法:根據各相關專業公司收入及利益格局不平衡的實際┊,為了維護既得利益◇π∴,確保轉制平穩順利♂π,按照『核定基數、存量返還、增量統配』原則確定過渡辦法◇♀。具體辦法是♀,以核定的相關專業公司的業務收入作為存量♂┊♂,以轉制后增加的業務收入作為增量π,年終進行存量、增量利潤分割∴↑π,即返還給各專業公司的存量利潤按原有分配辦法分配♂,增量利潤在10%以內作為自然增長仍然返還給各專業公司◇,10%以上部分按照出資比例在事務所和相關專業公司之間進行分成」⊙⌒。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認為黃印能提供該部分證據為打印件□,真實性不予確認∟□。

在本案中∴,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表示公司制下國富廣東所的財物資料、辦公資料與其無關△,其沒有承接也沒有保管┊。

大发游戏计划

(二)德永會計所出具的專項審計報告存在如下問題:1.國富廣東所比一審法院的委託審計期間少了3個月∵◇。一審判決書第12頁最後一行記載對國富廣東所的「申請審計範圍2010年1月1日至2012年6月30日」↑☆。而德永會計所的審計期間為「2010年3月1日至2012年5月30日」┊☆,比一審法院委託期間2010年少了2個月△♂,2012年少了1個月△⊙,合計少了3個月﹡♂▽。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是國富廣東所會計資料的保管人﹡◇∟,為什麼不提供2010年1月、2月、2016年6月的會計資料┊,是有意的丟失♀,還是銷毀了這3個月的會計資料☆⌒□?在缺失3個月會計資料情況下做出的審計結果只能是不完整的☆,是錯誤的π▽∴。2.與判決認定的國富廣東所利潤相差1095736.67元⊙♂﹡。德永會計所出具的審計報告第5頁「審計期間國富廣東所扣除職業風險基金2523910.43元后的凈利潤為204195.10元□,可看作是國富廣東所的全部存量業務收入利潤」⊿。一審法院(2017)粵0106民初7793號民事判決第16頁第3至第17頁認定:國富廣東所(合)借款600000.00元及私自轉走699931.77元?,合計金額1299931.77元▽,「上述款項均屬於國富廣東所可分利潤」⊙☆,即認定國富廣東所可分利潤是1299931.77元?,遠大過德永會計所審計報告「國富廣東所的凈利潤為204195.10元」♂∵。同時▽⊙,與國富廣東所清算方案和補充協議確認的清算凈損益(利潤)2384289.06元相差1084357.29元⊙﹡π,相差如此之大明顯是與審計期間不符及會計資料缺失所致?⊙π。事實是♂∵,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丟失或隱匿、銷毀了國富廣東所2010年1月、2月兩個月、2012年6月合計3個月的會計資料↑↑♀。導致無法審計出國富廣東所2010年度的業務收入總數﹡♀,即與補償方案相關的「存量」數▽。3.德永會計所對國富廣東所審計結果的認定是錯誤的△。(1)在缺失了3個月(2010年1月、2月、2012年6月)會計資料的情況下得出:「審計期間內國富廣東所從2010年3月至2012年5月30日共實現營業收入26469041.00元」⌒↑。德永會計所的審計報告□,只認可了扣除風險金后國富廣東所的「存量利潤」♂,對這2646.90萬元業務收入不確認為國富廣東所的「存量業務收入」↑◇,請問⊿▽∵,如沒有「存量業務收入」┊∟☆,哪來的「存量利潤」♀⌒?德永會計所的審計結果不能自圓其說?。這樣不公正的審計結果德永會計所是否接受了授意◇↑?(2)德永會計所審計報告第5頁第3-4自然段「審計期間國富廣東所扣除職業風險基金2523910.43元后的凈利潤為204195.10元π□,可看作是國富廣東所的全部存量業務利潤」↑,該報告這一結論的錯誤在於:國富廣東所是整體改制進行的清算△∟↑,風險金要納入國富廣東所的清算凈損益中⊙┊,按德永會計所的審計結果計算國富廣東所的清算凈損益應是:2728105.53元=(204195.10元+2523910.43元風險基金)□⌒,而國富廣東所全體股東簽字的清算方案及補充協議確認的清算凈損益為2384289.06元☆♀,比德永會計所審計的結果少343816.47元⊙◇∵。說明德永會計所的審計結果是錯誤的π。(3)德永會計所的審計報告反映?,國富廣東所風險基金有2523910.43元↑◇,但在國富會計所(合)、國富廣東所(合)主持下進行的清算〇⊙,並經國富廣東所全體股東簽認的清算方案及補充協議確認的留存風險金為539227.09元↑┊,如此巨大的差距原因何在♀♂?

新浪財經訊 近日▽,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瑞華會計師事務所涉嫌權侵害企業出資人權益糾紛一案作出判決◇。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2008年12月24日△﹡,萬隆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經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更名為萬隆亞洲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2009年2月20日┊π,萬隆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廣東分所經廣東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更名為萬隆亞洲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廣東分所∟∵。

張琪娜、曾紅源、秦燕臨、何曉娟述稱△□,與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答辯意見一致〇。黃印能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向黃印能支付經營利潤989600元及利息(利息從清算完之日即2011年1月1日起計至實際歸還全部欠款之日止♂,按照中國人民銀行一年期貸款利率計算)?。2.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共同承擔本案訴訟費☆。

大发游戏计划

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辯稱π,同意一審判決⊙,不同意黃印能的訴訟請求⊙◇,請求駁回黃印能的全部訴訟請求?∟。(一)黃印能的上訴主要針對德永會計所的審計報告∵,而一審判決並未完全採用該審計報告進行判決☆◇,且該審計報告⊿⌒∴,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以及黃印能均在一審法院開庭時提出了較多意見♀∟,故該審計報告並不是完全被一審法院採用↑。現黃印能列舉較多對該審計報告的意見◇,其中對於一審法院並未採用的部分、以及並非本案涉及的部分◇▽〇,以此作為上訴理由無任何意義♂。

一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三十條、第三十四條、第三十五條、第八十四條、第一百零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駁回黃印能全部訴訟請求∴。一審案件受理費14060元ππ,保全費5000元、審計費69300元均由黃印能負擔?。

大发游戏计划

在本案中π┊,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提供了2014年11月15日黃印能、張琪娜簽訂的《說明》主要內容對於國富廣東所退還10萬元按比例分配為張琪娜得4萬元△♂,黃印能得6萬元♂〇,另附收據和轉賬憑證⊙◇∴。以此證明黃印能已領回所出資款♂﹡。黃印能對此認為真實性予以確認▽⊙,說明黃印能享有相應權益﹡。

(五)對於黃印能指出德永會計所報告幾個問題的回應:1.不存在黃印能所說的國富廣東所(的審計期間)比一審法院委託審計期限少了三個月的情況⌒。德永會計所雖然描述是收到2010年3月至2010年5月30日的賬♂⊿,(不排除1、2月春節期間合併做賬的可能性)♂┊∵,但是賬冊的數據是齊全完整的整個委託審計期間☆〇,具體見該審計報告第4頁列表☆,數據仍然是2010年1月至2012年6月↑,是符合委託範圍的﹡。特別需要聲明的是┊,該審計期間的財務負責人就是黃印能本人〇。其本人是最清楚原因的▽。2.國富廣東所審計的利潤與7793判決的矛盾之處⊙♂♂。對於該7793判決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已提出上訴┊π〇,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不同意一審法院對於7793號判決的認定▽∟。該判決涉及的「借款」、划匯款並非經營利潤∴。3.德永會計所在審計期間的審計不是一個完整的會計年度〇。特別是對於持續經營的特殊分所♀,其審計期間是2011年11月(特殊分所批准成立的時間是2011年10月19日∵π?,故做賬是從當年11月開始)至2012年6月∵,6月不是完整會計年度⌒⊙△,無法反映真實的利潤情況?,因為一些業務是年初承接⌒,費用開支會陸續在整個會計年度反應﹡。如果不是一個完整會計年度∴┊,可能會造成只記錄了收入未列支成本支出∟?♂,造成利潤虛高﹡,與客觀事實不符〇┊⊿。綜上⊙?,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無需向黃印能支付經營利潤□∴♂。

經審查↑◇⊙,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屬實▽◇↑,本院予以確認♂。本院認為﹡∵,根據各方訴辯意見△,本案二審爭議焦點主要為黃印能是否享有在存量返還利潤中享受利益分配的權利♂π,黃印能該等權利是否已經通過陳某承接業務的方式得以實現♀∵〇,以及存量返還利潤應如何認定π♂。對此〇,第一∴,黃印能在本案中提交國浩首字〔2012〕第21號《關於印發國富廣東所運行管理〈會議紀要〉的通知》◇△,和國浩首字〔2012〕第24號《關於印發〈關於規範國富廣東所運行的管理辦法〉的通知》┊,瑞華廣東所(合)、瑞華會計所(合)亦提交了內容有別的同名文件♂,對於雙方文件的認定問題∴π⌒,一審法院已予以詳述◇,本院予以確認〇□﹡,黃印能提交的兩份文件應認定為真實∟〇∵。第二↑◇∟,根據黃印能提交的國浩首字〔2012〕第21號文件∟,黃印能可按照其在有限制下分所清算時所享有的權利比例在今後的存量返還利潤中享受利益分配♀┊△。本案中〇∴,雙方沒有對黃印能可享受利益分配的存量返還利潤具體範圍進行約定♂◇﹡,在案證據中2011年1月23日《會議紀要》和《轉制方案》存在涉及存量相關表述﹡△。審查上述證據?,一方面♀◇,2011年1月23日《會議紀要》內容包括確定存量業務分配原則〇,並對具體業務進行了分配♂,可見上述會議紀要內容直接指向存量業務範圍和分配內容⊿。另一方面⊿,從《轉制方案》表述來看〇,該處「存量」是針對「相關專業公司」而定義的「核定的相關專業公司業務收入」♀⊿π,主體指向明確一致♂∴,而本案當事人之間則是對存量業務主體指向存在爭議♂♂。綜合上述分析▽,並依照等價有償、公平合理的原則△,結合德永會計所出具的《專項審計報告》關於「我們認為2011年1月23日《會議紀要》界定的存量業務更詳細具體」的意見☆⌒,本院認為⊿↑,存量業務範圍應當依2011年1月23日《會議紀要》確定的業務範圍認定﹡♀,黃印能可在上述範圍內享有利潤分配的權利□⌒。第三﹡♂,《會議紀要》於2011年1月23日已對陳某所承接業務進行了分配確定┊,而直至2012年4月在國浩首字〔2012〕第21號文件中♂,仍然確認黃印能享有在存量返還利潤中分配利益的權利☆♂〇,如該等權利已通過陳某承接業務的方式得以完全實現▽⌒∴,顯然無需在文件中再載明由分所財務管理部門預留並於年終一次性支付的分配方式┊⊙。瑞華廣東所(合)、瑞華會計所(合)辯稱黃印能該等權利已通過陳某承接業務的方式得以完全實現缺乏充分事實依據◇△▽。第四♂,關於黃印能存量返還利潤分配權益認定問題♀♂↑。首先⊙┊,如前所述□↑,存量業務範圍應當依2011年1月23日《會議紀要》認定〇π♂。鑒於合同期內業務收入應屬可預期範圍∵▽,且雙方在本案一審審計實施過程中未提出相關申請▽〇▽,故本院酌情認定按照《會議紀要》載明的預計收入金額認定存量業務收入⊙,經計算合計為234萬元□♀〇。同時﹡□☆,業務收入存在相關業務合同期限的限制□﹡,故黃印能所享有分配權益的存量業務應當以預計總金額234萬元為限⌒,黃印能主張自2011年起每年均享有分配權益理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π。其次∟,審計報告載明國富廣東所審計期間營業收入26469041元┊♂,實現凈利潤204350.51元☆,國富廣東所(合)在審計期間營業收入8063568.63元▽◇,利潤3116521.26元〇☆△,鑒於兩主體存在改制過渡關係◇,按合計收入、合計利潤核算總體利潤率較為合理∴,經計算利潤率為9.62%〇□〇。綜上┊,黃印能可以分配的存量返還利潤為69288.24(234萬×9.62%×30.78%)▽。

(七)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多次向法庭提供多份虛假證據π△◇,並多次進行虛假陳述↑π,致使判決不公┊。1.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提交虛假的國浩首字〔2012〕第21號文、國浩首字〔2012〕第24號文被一審判決認定提供假證♂◇∵。2.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向審計機構提供經過篡改剪裁的會計憑證(審計交接時已經法院及當事人各方確認)♀?。3.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是合夥分所的財務資料管理者┊↑,不按法院要求提供相關會計資料▽△,無論是缺失還是故意隱匿?﹡,都應承擔法律責任∴□∵。國富廣東所(合)是2011年1月1日整體改制開始運營的┊♂,請問2011年1月至10月的財務賬冊憑證在何處△?為何不提供∵?這樣的審計結果可信、可用嗎〇∴∵?4.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向審計機構及一審法院提交虛假的2011年11月15日《關於對廣東分所合伙人張琪娜、秦燕臨來函的復函》〇。該函沒有任何機構和個人簽章☆♀,卻被作為審計依據和判案依據∴。

2011年8月29日∟┊,廣東省財政廳發佈的2011年第15號公告載明:國富會計所已轉製為國富會計所(合)♂π,根據《會計師事務所審批和監督暫行辦法》(財政部令第24號)及《財政部工商總局關於推動大中型會計師事務所採用特殊普通合夥組織形式的暫行規定》的規定∴?〇,國富廣東所更名為國富廣東所(合)☆﹡♀,並已向廣東省財政廳備案⌒,更名后的會計師事務所承擔原會計師事務所應承擔的所有法律責任π。2011年10月19日↑⊿,國富廣東所(合)成立↑△□。2012年11月2日↑,國富廣東所經廣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天河分局核准註銷π∟♂。

(六)德永會計所出具的專項審計報告因審計資料不完整、不真實▽□,致使審計結果不準確而不能作為定案依據?☆。1.審計目的不符合執行21號會議紀要的要求;一審法院經審理時再次確認了21號會議紀要真實性♂,理應根據其要求審計確定黃印能的訴訟請求支付2011年、2012年度改制補償款↑,即以2011、2012年度合夥分所的業務收入按10%的利潤♂,黃印能的權益分配比例30.78%▽?∟,據此即可準確計算出「計劃利潤」和黃印能應得之補償款◇﹡◇。根據(國浩行字〔2011〕第5號)國富會計所(合)預算管理辦法規定明確:(一)預算年度內的各項收入♂⊿,包括全體合伙人及其業務團隊的全部業務收入∴,(二)預算年度內的各項支出□⌒◇,按預算收入的一定比例編製♂⊙∟,其中「7.利潤10%:用於提取發展基金、合伙人利潤分配」∴┊♀,黃印能訴訟請求即是按每個合伙人預算收入500萬元/年♂↑?,(見「改制方案」(二)首屆合伙人(2)本次轉制時業務團隊或分所業務收入每500萬元提名1名業務合伙人候選人)♂,所以黃印能按1500萬業務收入10%的計劃利潤主張權益補償∟。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的財務管理實行收支兩條線﹡,即分所實現業務收入全部上划總部(專戶自動上划)∵〇⊙,「存量返還」是按實際收入在不超過改制前收入(即存量)的情況下﹡,扣除總部代付的稅費(因有部分業務是總部開發票)、總部管理費后全部返還分所♂,「存量返還」返還的是收入(含分所運營開支的成本費用及利潤)□。按照21號文規定是按照「計劃利潤」計算的補償⊿∟﹡,所以只需要審計確定實際完成的收入數據即可準確計算應得補償〇⌒∵。一審法院既然確認肯定了黃印能訴訟的依據┊⊙↑,本應按21號文的規定明確審計目標┊,但僅按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的要求安排審計◇⌒◇,又在審計報告存在上述諸多錯誤的情況下駁回黃印能的訴訟請求♂,顯然有失公平?⊿。2.審計期間不完整∟□♂,與訴訟請求不相符合⊿☆□。黃印能要求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支付2011年、2012年兩年的補償π,而一審法院要求的審計期間為2010年1月1日至2012年6月30日▽,少了2012年7月至12月6個月┊♀⊿。而德永會計所實際審計期間又少了▽∴☆,為:國富廣東所是2010年3月至2012年5月30日□☆⊙,少了3個月;國富廣東所(合)是2011年11月至2012年6月30日∟⊿♀。兩年24個月卻只審了8個月的賬↑,整整缺了16個月π。黃印能認為審計期間應為國富廣東所2010年1月1日至2012年註銷止;國富廣東所(合)應為2011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π〇。3.審計所依據的會計憑證不真實☆。(1)部分憑證經過剪裁和人為篡改▽∴,該事實已在審計材料交接時經過法院、雙方當事人的三方確認⊿⊙?。(2)審計所依據的《關於對廣東分所合伙人張琪娜、秦燕臨來函的復函》沒有任何單位和個人的簽章☆♀﹡,出處不明⌒,涉嫌杜撰◇▽。(3)審計內容、範圍有偏差⊿,《委託審計函》並未委託其審計合伙人收入明細;《歸屬陳某的業務收入明細》所述事實沒有相應財務憑證;只羅列了合伙人之一陳某的審計情況⊿∴⌒,而對其他合伙人隻字不提⌒﹡。審計內容和範圍未經雙方協商一致?┊,僅按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意見誤導審計機構∴♀,法院予以採信♂,顯然有失公平◇。(4)德永會計所採用沒有任何出處的文件作為審計的依據↑⊙∵,未對《委託審計函》的委託審計事項作出準確回應〇⌒⊙,卻超越授權範圍審計△□,不但違反了審計法律法規□↑,也讓人嚴重懷疑其執業專業性、嚴謹性、客觀性和中立性的職業道德▽△。

在本案中∟,黃印能提交了《萬隆亞洲、北京五聯方圓會計師事務所及中磊本部和部分分所合併協議》複印件一份及《公司名稱變更通知函》複印件一份□┊。《萬隆亞洲、北京五聯方圓會計師事務所及中磊本部和部分分所合併協議》載明:2009年9月9日?π⊿,萬隆亞洲會計師事務所、北京五聯方圓會計師事務所、中磊會計師事務所本部及部分分所確定進行合併〇♂↑,合併后的事務所名稱為「國富會計所」﹡⊙?,以及合併后萬隆亞洲會計師事務所整體進入合併后的國富會計所等內容∵∵,落款處蓋有協議三方的印章及法定代表人的簽名;《公司名稱變更通知函》載明:萬隆亞洲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與北京五聯方圓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中磊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進行了合併☆,合併后的公司名稱變更為「國富會計所」□,此前「萬隆亞洲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與貴單位簽署的所有合同文本繼續有效△⊿⊿,相應的責任、權利和義務均由「國富會計所」承繼和履行┊,落款日期2009年9月30日↑♂□,落款處蓋有國富會計所和萬隆亞洲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的印章◇。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對該部分證據的真實性及關聯性均不予確認〇⊿。

(五)一審判決侵犯了不同法律主體各自應享受的權益?♀♂。一審法院在未查明情況的前提下↑⌒,認定陳某因系黃印能的妻子∴◇,所以陳某取得的利潤就是黃印能取得了利潤☆,這種認定混淆了兩個獨立法律主體各自應享受的權益↑?△。1.德永會計所在審計報告中不惜用大量篇幅來講述案外人陳某△△,這個審計報告不是針對一審法院所委託的對國富廣東所2010年1月1日至2012年6月30日及國富廣東所(合)2011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止的審計♂,而是對陳某的審計┊⊿,德永會計所進行的審計背離委託審計的範圍∴,私自改變審計目♀?♂。2.陳某不是國富廣東所的股東△∵♂,因此國富廣東所的業務收入與利潤都與陳某無關↑,但德永會計所審計報告附表中所列的是陳某在國富廣東所的業務收入〇。3.陳某有註冊會計師、註冊稅務師、律師三個執業證∟,有較強的專業能力、業務能力及親和力□♂△,在國富廣東所工作了近十年〇,是主管人事、事務所的招投標及客戶維護的負責人□?。2011年初經全所員工投票當選為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即國富廣東所(合)的合伙人⊿,在當合伙人期間與另一合伙人何曉娟一起完成了合夥總部所規定的當年業務收入♂π。德永會計所﹡↑,2011年1月至12月止陳某在國富廣東所完成的業務收入在何處♀,為什麼不進行統計△,是否故意將陳某在合夥所創下的業務收入放入有限所∴↑┊,為陳某享受了利潤分配(其實陳某沒有享受利潤分配)就等於是黃印能享受了⊿▽,為黃印能不能享受存量利潤的返還提供審計依據△?4.陳某作為獨立民事主體◇,依法具有民事權利和民事行為能力□﹡,不因組建婚姻關係而喪失⊿↑。一審法院將民事主體間法律關係與婚姻財產關係混為一談♂△⊿,屬於適用法律錯誤△。5.一審判決認定「從上述審計報告當中也明確了歸屬於陳某的直接經費收入比重為73.82%♂♂,而各合伙人的平均比重僅43.03%△,該差額為30.79%△♂﹡,故以此實現上述文件所確定的權益比例為30.78%的返還」存在如下錯誤:(1)沒有事實根據且混淆了國富廣東所和國富廣東所(合)是兩個不同的法律主體∟。(2)將合夥所一個合伙人的費用率與其他合伙人的費用率減去后的差與國富廣東所股東的權益分配比例相抵⌒,如果陳某不是黃印能的妻子⊙,一審法院的判決又如何認定◇♂?雖然一審法院是根據德永會計所的審計報告作出的判決♀⊙♀,但兩個不同法律主體不能混為一談♂♂⊙,其利益更不能無根據地相互抵消┊◇,這是最基本的法律常識♂。對於德永會計所放棄客觀公正、誠信中立的職業操守◇,陳某將保留向省、市註冊會計師協會投訴的權利π。

一審法院認為:企業轉制是對企業原有資本結構、組織形式、經營管理模式的轉變?∟。在廣東省財政廳發佈的2011年第15號公告中⊿◇,明確國富會計所已轉製為國富會計所(合)▽△,國富廣東所更名為國富廣東所(合)?┊∵,更名后的會計師事務所承擔原會計師事務所應承擔的所有法律責任♂。據此國富廣東所的責任分配利益的法律責任依法應由國富廣東所(合)予以承擔⊙┊▽,現國富廣東所(合)再行更名為瑞華廣東所(合)⊙,依法應以名稱變更后的主體承責☆π。瑞華會計所(合)的承責方式同理⌒⊙。

大发游戏计划

三、被上訴人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廣東分所的資產不足以清償上述債務時⊙,由被上訴人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承擔補充清償責任;

本院二審期間□,當事人圍繞上訴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黃印能向本院補充提交如下證據:《關於發佈2013年廣東省會計師事務所綜合評價前百家信息的通告》粵注協(2013)89號文件□☆π,該文件中公布了會計師事務所2012年度業務收入指標▽□,擬證明國富廣東所2012年度業務收入指標是1455.05萬元┊⊿。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質證認為:1.該證據不屬於新證據♂,文件產生時間是2013年↑┊♀,不符合新證據的認定要求♂,其在二審中提交該證據不予認可☆∵,不同意進行質證;2.為了提高審判效率♂∟?,發表意見如下:第一♂,該信息通告與本案沒有任何關係∴∵,黃印能是在2010年12月31日就已經退出合夥並進行了清算◇,已經獲取了其作為合伙人的全部利益↑,根據總部發文◇∵π,黃印能退休后∵⌒,可以獲得存量業務的一部分收益♂◇⊙,存量並非指全部業務利潤□△,國富廣東所原始股東有五位△,後面不斷增加∟⊿,收益也是一直在增加◇,存量是按照新老客戶的義務〇┊∵,其僅享有其原來老客戶的收益〇,黃印能的業務已經由其妻子承接☆。第二⊿,黃印能本案起訴節點是2012年6月30日♂♀,文件是2012年全年業務指標⊙∟,與本案沒有直接關係⊿▽。第三□△∵,注協文件不能代表最終的真實利潤反映△∟,這隻是收入♂,不代表最終的利潤┊↑∵,成本沒有進行扣減π〇。張琪娜、曾紅源、秦燕臨、何曉娟質證認為:同意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的意見?◇。

大发游戏计划

在本案中∵┊□,黃印能舉證的「國浩首字〔2012〕第21號《關於印發國富廣東所運行管理〈會議紀要〉的通知》」∵♂,和「國浩首字〔2012〕第24號《關於印發〈關於規範國富廣東所運行的管理辦法〉的通知》」♂,有國富會計所(合)合伙人王曉鵬的簽名⊙,而王曉鵬該簽名的事實經江蘇杜宏律師事務所《律師見證書》證明♂,因此黃印能取得、持有該兩項證據的來源合法□⊿?。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在本案亦提交了與上述兩份同名的文件□▽△,但當中內容存在差異⊙?。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辯稱雙方各自提供的上述「兩份同名文件是同一天發生的同一件事?♂▽,但內容不一致∟▽,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提供的文件才是最終版本」﹡♂。由此證明♂﹡↑,上述兩份同名文件的內容在事實上存在不同▽。由於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就其辯稱僅有陳述而未提供證據佐證△⌒,一審法院綜合黃印能取得該證據的來源和提供人王曉鵬的身份┊﹡,以及證人陳某的證言△☆∟,對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該項辯稱不予採信▽∟〇,而認定黃印能舉證的上述兩份文件真實┊┊♀。在黃印能舉證的該項證據中明確□□,「會議決定∟〇,自2012年5月1日起⊙☆﹡,黃印能同志離崗退休♂☆□。黃印能同志離崗退休后▽┊□,根據《轉制方案》、《合夥協議》和相關管理制度規定∵,按照其在有限制下分所清算時所享有權益比例在今後的『存量返還』利潤中享受利益分配⌒┊∟。分所財務管理部門在日常計劃利潤返還撥款中∵♂,將黃印能同志應當享受的『存量返還』利潤預留下來〇☆〇,年終一次性支付給黃印能同志♂。黃印能同志在有限制下分所清算(截至2010年12月31日止)的權益比例為30.78%」∵,因此黃印能按上述決議則享有「按照其在有限制下分所清算時所享有權益比例在今後的『存量返還』利潤中享受利益分配」的權利△♂⊙。

(三)德永會計所的審計報告確認了國富會計所(合)、國富廣東所(合)佔用國富廣東所的清算資金∴。1.德永會計所的審計報告反映:國富廣東所從2010年3月至2012年5月30日共實現營業收入26469041.00元⌒□,實現凈利潤204195.10元◇∟∟,利潤率為0.772%△☆,不到1%的利潤率;國富會計所(合)、國富廣東所(合)從2011年11月開始♂♂⊙,到2012年6月結束?,特殊分所共實現營業收入8063568.63元⊙┊,利潤3116521.26元↑↑,利潤率38.6494%〇。同樣的稅種、稅率、辦公場地、人員、部門?,為什麼國富廣東所2646.90萬元的營業收入♂∵,利潤只有20.419萬元⌒⊙,利潤率僅為0.772%;而國富會計所(合)、國富廣東所(合)806萬元的營業收入┊﹡□,卻有311.65萬元的利潤♂∴⊙,利潤率高達38.6494%┊⌒♂,這一審計結果說明☆┊☆,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利用其掌握國富廣東所財務賬冊的權力﹡⊿,人為地把國富會計所(合)、國富廣東所(合)應承擔的成本費用擠列入國富廣東所的賬務♂,侵佔了國富廣東所的清算資金∟∴。作為會計專業機構的德永會計所不按法院委託的期間進行審計♀,明知只有完整的會計資料才會得出正確的結論?◇,在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未提供完整的會計資料的情況下◇,閉眼或受人指使出具審計報告〇↑,缺乏職業道德和誠信□△⊙。黃印能保留向行業管理機構投訴的權利〇〇〇。2.關於國富廣東所2523910.43元職業風險基金的去處♀,黃印能將另案追討♂〇↑。

在本案中⌒,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提供了2011年1月23日的《會議紀要》△♂◇,該紀要明確會議人員包括熊靖、黃印能、陳某、張琪娜、秦燕臨、何曉娟等(合伙人簽名有:陳某、張琪娜、秦燕臨、何曉娟簽名)♂∴♂,主要內容有1.確定各業務合夥團隊♂∟,2.確定存量業務分配原則◇◇。決議內容如下:1.根據員工自願選擇的業務合伙人∟﹡,對己建立的四個業務合伙人團隊由4個業務合伙人進行簽字確認﹡⊿。詳見《國富廣東分所業務人員跟隨合夥入團隊名單確認》♀☆。2.對已承接的存量業務按目前實際負責的合伙人確定該項目歸屬業務合伙人;對已完成的項目♀,業務收入則按負責項目經理確定□,負責項目的經理選擇哪個團隊☆♀,收入則分配到這個負責項目經理選擇的業務合夥入團隊△♂,參與人員按原有分配辦法進行分配◇,所分配的收入歸屬到相應的合夥入團隊⌒∵⊙。具體分配如下:陳某包括第3項白天鵝預計金額20萬元△。第10項中粵電財務公司5萬元會計服務↑♀。張琪娜包括珠影集團12萬元、大寶山13萬元、諮詢服務♀〇,秦燕臨包括廣晟冶金11萬元、省網絡公司100萬元、何曉娟包括公路建設公司30萬元、香港威盛15萬元、中人集團15萬元、殯葬中心8萬元▽⊿。3.對省網絡公司項目:項目合伙人為秦燕臨∵,但各地市的業務隨各項目負責經理⊙,分配到各項目負費經理選擇的業務合夥入團隊◇。4.廣東省移動業務:各業務合伙人都可以參与承接和製作▽。5.未盡事宜由合伙人會議協商解決?⌒。對此黃印能提出質證意見認為是屬於針對特定業務特定客戶的階段總結和統計♂,不是在黃印能訴請之間的統計數據∴↑,沒有關聯性∟﹡┊。

大发游戏计划

在本案中□☆⌒,黃印能為證明國富廣東所的清算僅限於2010年12月31日之前的損益∵∴,而2011年1月1日之後的損益未作清算∵△♂,提交了《國富廣東所2009年7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清算損益表》、《資產負債表》及《清算結束日應收賬款明細》↑,該部分證據的簽名包括黃印能、張琪娜、秦燕臨、何曉娟、曾紅源及陳鴻燕〇⊿□。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對該部分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及關聯性均不予確認↑♂⊙,認為這是黃印能與其他案外人的約定┊〇〇,與本案及瑞華會計所(合)、瑞華廣東所(合)沒有關係□。

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撤銷了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2017)粵0106民初7792號民事判決;裁定被上訴人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廣東分所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上訴人黃印能支付存量返還利潤69288.24元及利息(以69288.24元為本金♀☆,自2013年4月16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標準計至款項付清之日止)⌒﹡。

一審案件受理費14060元、財產保全費5000元┊?,由上訴人黃印能負擔16315元⊿☆∟,由被上訴人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廣東分所、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負擔2745元;審計費69300元∟π?,由上訴人黃印能負擔34650元∵π♂,由被上訴人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廣東分所、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負擔3465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14060元⌒∵,由上訴人黃印能負擔12035元♀∵,由被上訴人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廣東分所、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負擔2025元♂。

本文关键词: 大发游戏计划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

站内搜索
热门搜索
关注我们